分享成功

饮食识趣国内篇之——深圳龙虾刺身

饮食识趣国内篇之——深圳龙虾刺身
因为价格昂贵,吃龙虾在很多人看来,那都是身份的象征。第一次被邀请参加一个特殊宴会,有幸吃了一次龙虾刺身——也就是生龙虾片,尽管我自己觉得味道远没有想象的那么鲜美,但还是因为昂贵的价格和那次宴会的特别,让我在好长一段时间里都纠缠在到底是龙虾肉的味道本来就是那样,还是自己的味觉出了毛病。
1996年秋季,已经在深圳信诺公司工作了两年的我,被公司指派为军网设备的调试工程师。公司签订的军网合同,大多是军方最高级别的几个汇接局,模块多容量大,调试周期长。于是,在接到任务的好几个月里,我就成了专职军网设备调试人员。客户的特殊、设备位置的重要,让我每天都感到巨大的工作压力。经过将近两个月的设备调试,又经过好几天在军方监督下的严格验收,看着军代表最终在验收合格证书上签了字,长时间紧绷的神经终于可以放松了,那一刻,我觉得整个人都要瘫倒一般。
为了庆祝设备验收通过,公司决定举行宴会,作为主要调测人员,我也被通知参加。第二天下午下班后,我被公司的车接到华强北一家装修豪华的海鲜酒店。包房很大,那张能坐至少二十个人的大圆桌虽然放在屋中间,但房间看上去依然空荡荡的。走在公司老总们和军代表中间,我这个唯一的打工仔显得很有些格格不入。坐在桌子上,看着老总、军代表们海阔天空,我只能默不作声面带微笑地静静听着。还好,那位巨龙公司派到我们公司的销售代表时不时问我两句话,这才让我不至于感到太过不自在。销售代表是郑州解放军信息工程学院的一名军人,因为该学院是当时“巨大中华”之首的巨龙集团的控股单位,而我受雇的深圳信诺公司又属于巨龙集团,这才有了军人在国营公司做销售代表的先例。
销售代表对我说,晚上的菜单有龙虾刺身。为了让我明白这道菜的珍贵,他介绍说,那是只五斤多重的澳洲大龙虾,光这只龙虾的价格就占了整桌菜的一半还多。见我有些惊讶,销售代表压低了声音说,不含酒水一桌菜就要一万多,那只龙虾就是五千多元。来深圳的两年多时间里,虽然也经常听说富豪们一顿饭就要吃去万儿八千的,但自己真正经历这样的大餐,还是让我震撼,——毕竟,一桌饭就能抵得上我当时三个月的打工收入了。
无话可说很是尴尬,感觉时间也就过得很慢。坐在客房一角的沙发上很是无聊的盯着地板天花板看了不知多久,总算等到上菜了,我这才从正襟危坐中得以稍稍放松。看着一干进进出出传菜、倒茶和恭恭敬敬靠门口一面墙一字排开的几个女服务员,心想,服务的比吃饭的还多,这应该就是人们常说的“排场”吧。几道开胃菜过后,大菜开始上桌了。一番觥筹交错后,传说中的“龙虾刺身”终于要上桌了。
可能是为了营造一种隆重的氛围吧,放置在一个铺上红色锦缎的推车上的龙虾刺身被一位身穿红色旗袍的女服务员双手弯腰在后面推着,另一位身穿青色职业装的应该是主管的漂亮女孩走在推车前面将其引导进客房。推车被推进包房的那一刻,一字排开站在门口墙边的那几个服务员立即脚步轻快地围着推车站成两排,随着推车的移动迈着小步护送大菜靠近餐桌。第一次看到这样的场面,我心里感觉到的不是隆重而是有几分滑稽好笑。不就是一道吃到肚子里很快就要变成大粪的龙虾吗,至于搞得如此复杂?不过,这话我只能闷在肚子里,说出来肯定受人白眼。是呀,某些场合,形式其实就是一种仪式,是一定不能省略甚至简化的。后来检讨,我之所以有滑稽好笑的想法,还是因为自己的少见多怪。
大菜终于被安放到了大圆桌的中间。一条精雕细刻的原色木制小龙船上,一颗完整的龙虾头被端端正正地安放在龙船头部那雕刻得栩栩如生的龙头后面,还在微微蠕动的两根又粗又长的虾须紧靠虾头两侧往后平放着,看上去给人鲜活如初的错觉。虾头和虾尾之间,片片如水晶一样透明又像是膏脂一样鲜嫩的龙虾肉被整齐地铺在一层厚厚的冰块之上。围绕着整个龙虾一圈,点缀了颜色鲜艳的鲜花和蔬菜。吃海鲜,追求的就是一个“鲜”字,龙船中那看似鲜活的龙虾头、还在蠕动的龙虾须、嫩白透明的龙虾肉以及水珠点点的鲜花和蔬菜,所有这一切都在昭示着那一个“鲜”字。
因为之前从未吃过龙虾,我生怕有什么闪失。在窥视了同桌几个人后,觉得吃龙虾肉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程序和方法,这才小心地从龙船中拈了一块放到嘴里。原以为如此昂贵的龙虾肉一定比吃过的海鲜要好吃得多,可细细品味,发现龙虾肉并没有什么特别。看起来状如膏脂,可吃起来除了一点咸味外并没有海虾特有的鲜,除了口感还算嫩滑,也没有野生小海虾的回味醇甜,甚至在咀嚼的过程中我还觉得龙虾肉的粗糙。怀疑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我又吃了一只白灼九节虾,很快,我就品味到了海虾那特有的鲜香甘醇。可能是发现我吃龙虾肉吃得有些谨慎,身旁的销售代表一面继续豪放地和老总、军代表们说话,一面转过头来先是用眼神将我的注意力勾过去,然后示范我如何龙虾蘸芥末。
说来惭愧,虽然听说过这种日本人喜欢吃的调料,但之前却从未见过更没有吃过。看着销售代表从一管表面呈绿色的牙膏状塑料管子里挤出一截同样是绿色的芥末到一个盛有海鲜酱油的碟子里,用筷子将其调和后,再从龙虾船里捻起一片龙虾肉放到芥末碟里蘸满酱料,然后很有几分郑重地将其放入嘴里。紧接着,就看见销售代表开始摇头晃脑,一边眨巴眼睛一边连续开合嘴巴不停吸气,口里还不停嘟哝着含混不清的话。虽然没听清他说什么,但从他那略显夸张的表情上,我能够猜出,他极力想要表达的意思是,蘸了芥末的龙虾,味道实在非同一般。
学着销售代表的样子,我也谨慎地试着将一片蘸了芥末的龙虾送入嘴里。立刻,一股热气就爆满了整个口腔。随着那股又热又辣的味道强烈地刺激着鼻腔,全身血液仿佛被激发。眼泪夺眶而出的同时,好像阵阵热浪正在从口腔和鼻腔冲出。因为鼻粘膜受到刺激,一阵难以抑制的打喷嚏的冲动,让人不得不通过摇晃脑袋和张口哈气来进行缓解。生怕自己失态,我迅速抓起桌上的饮料狂灌几口,终于将差点就要冲出鼻腔的喷嚏给憋了回去。原以为自己的窘像会被人发现,在悄悄扫了一眼别的人后,发现吃了芥末龙虾后的表情比销售代表还要夸张的也大有人在,我才终于能够稍稍平复一下心情。
原以为蘸了芥末的龙虾肉一定好吃,但试过之后才发现,除了芥末那种对口腔鼻腔的刺激能够让浑身的血液在短时间里奔涌而产生的全身灼热感外,龙虾肉的味道似乎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变化。无论是蘸芥末还是不蘸芥末的龙虾肉,在我吃过之后觉得味道都很一般,我便试着用桌上的白灼虾蘸芥末。还别说,一只芥末九节虾入口,海虾的鲜香甘甜和芥末的浓烈辛辣不仅提升了海鲜的极致味道,又让人感受浑身热血沸腾七巧生烟的刺激,相比昂贵的大龙虾更让我觉得九节虾味道的鲜美。
虽然对龙虾的味道有所保留,但看着其他食客对其大加赞赏推崇备至,联想到在座的人当中只有我这一个打工仔,我于是很怀疑是不是自己的味觉出了问题,抑或是如此昂贵的食材一般人是否一定要在吃过好多次才能慢慢体会到它的真味呢。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就见服务走了进了,将已经吃完龙虾肉的小龙船从桌上撤下,边撤边说,龙虾的头尾和部分外壳将要拿到厨房去做一道龙虾鲜汤。煮好的龙虾汤是分别盛在小瓷碗里再由服务员送到每位客人的面前。喝了几口龙虾汤,我依然没有觉得有什么特别之处。
那以后,好长一段时间我都对那晚的龙虾刺身耿耿于怀,总认为味道不如预期,问题一定出在自己身上。——或者刺身这种做法不和我的口味,如果换一种做法,是不是更能体现昂贵龙虾的真味呢,比如白灼,比如清蒸,比如烧烤,再比如油炸。说来也巧,因为调测了多个军网设备,当我在半年后派到北京去开通军网设备其间,曾经在深圳参加了之前那次庆祝晚宴的一位高参谋,正好也是工程小组的军方牵头人。因为彼此认识,我和高参谋很快成了朋友,有天和他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了龙虾。高参谋对我说,在深圳验收设备的那几天,他和另外两个军代表曾经在一天晚上去了鲤鱼门海鲜街中最大的那家海鲜餐馆。三个人点了三只各重四斤左右的大龙虾,并特别要求店里那位说是来自香港的专门烹制龙虾的大厨用——除了刺身之外的——其它方法烹制。可味道怎么样呢?高参谋有些自嘲地冲我笑了笑,说:吃了后才发现,还不如那天晚上的龙虾刺身呢。

免责申明:任何非官方账号发布的内容均为网友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管理员联系。
支持楼主

0人支持

阅读原文 阅读 45483 回复 0
举报
全部评论
  • 默认
  • 最新
  • 楼主
你的热评
游客
发表评论
热点推荐

安装应用

免费下载深圳论坛
这是app专享内容啦!
你可以下载app,更多精彩任你挑!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