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成功

我的世界工作之旅系列之——津巴布韦(上)

我的世界工作之旅系列之——津巴布韦(上)
怀揣一个43年的梦想我踏上了津巴布韦的土地。
当我被中兴通讯学院国际无线培训部安排一个津巴布韦当地的2G无线网络规划优化培训时,时间是2009年7月中旬。津巴布韦这个名字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因为这个名字我已经记了43年。
1966年我才7岁。暑假的一天下午我在街道邮电所玩耍,一本《人民画报》深深地吸引了我。特别是其中一张彩色照片上那个看上去既像木船又像飞机的巨石让我着迷。邮电所工作人员也对照片感兴趣,于是便从我手里拿过画报一边欣赏一边阅读照片底下的文字。从此我记住了津巴布韦这个名字,同时还在幼小的心灵中给自己许下了一个愿望,什么时候一定要去看看那个名叫“平衡石”的巨石。
没成想43年后这个愿望终于得以实现。
我此次培训的目的地是在距首都哈拉雷500多公里外的津巴布韦第二大城市布拉瓦约。根据日程安排,我周五傍晚就到了哈拉雷。从香港飞哈拉雷需要在南非约翰内斯堡转机,总飞行时间在十七个小时左右。七月正值该国的旱季,气温在十几度上下,相比深圳的闷热潮湿,这里的温度让人感到丝丝寒冷。津巴布韦比国内晚六个小时,到达的当天晚上,ZTE办事处领导就告诉我周六需要去见局方的领导商量有关培训事宜,周日去布拉瓦约,周一正式培训,所以我不仅没有倒时差的时间,更没有时间去简单欣赏一下哈拉雷的市区风貌。
周六上午办事处副主任带我去局方与培训负责人见面。那位负责人一年前在做过培训,所以我们彼此认识。寒暄过后,他告诉我此次培训共有六个学员参加,其中一位是局方负责网络规划优化的高级主管,其它五位也都是各省的网络部门负责人。当时,津巴布韦全国的无线网络正在全面推进中,此次培训的主要内容是网络规划。培训负责人告诉我说,为了能够让学员培训后在网络规划中独当一面,局方对此次培训给予了厚望,这也就是为什么将培训地点不放在首都而选择另一个城市的原因。联想到昨天晚上办事处领导一再对我声称此次培训对于公司后续设备销售至关重要的话,我顿时感到了巨大压力。本来还想趁这个机会询问一下我曾经看见的照片上的那个平衡石位置,此时也不好开口了,——我不能让人觉得你大老远跑来是为了“游山玩水!”
周六上午,我便前往500公里以外的布纳瓦约。送我的司机是位25岁上下的黑人小伙子,身体结实相貌英俊。行进在非洲的莽莽草原上,我与司机小伙聊了起来。他叫尼亚夏,父亲曾经是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的贴身警卫。在一次意外中不幸身亡。尼亚夏的母亲由国家供养,哥哥姐姐在政府部门都有稳定的工作。因为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尼亚夏应聘成了公司办事处的专职司机。
笔直的马路好像一直延伸到了天的尽头。两边是一望无际的褐色草原。草原中偶尔一两棵挺立的大树点缀在碧蓝的天空之下使得有些许单调的景色多少有了些生气。随着地形的起伏,汽车好像是茫茫大海上的一艘小船顺着地形的波浪起起伏伏。一个个小村落不时从我们眼前掠过。散落在大草原中那些高高的教堂尖顶总能让人内心感到祥和与宁静。忽然平衡石的那张照片又在脑海中浮现,于是向尼亚夏询问那个巨石的位置。没有等我描述完尼亚夏就笑了,他说那个平衡石就在哈拉雷东南郊约15公里的“石头公园”里,并答应等我上完课回哈拉雷后一定送我前往。
蜿蜒在非洲大草原上的马路虽然只有两个车道,但柏油铺就的路面却很平整。道路上并没有多少车辆行驶,于是尼亚夏开着汽车在马路上一路狂奔。汽车在驶过很大一块耕地时,我注意到地里居然有一架巨型自动喷灌机。凡有这样的农业设施,说明津巴布韦的农业生产至少处于中等发达水平。但尼亚夏在我问及那架喷灌设备的时候,却表情复杂地告诉我说:津巴布韦在1980年独立之前,80%的土地都控制在5%的白人手里,这些大型灌溉设备就是白人私人农庄的。国家独立后,政府致力于从白人手中收购土地然后试行农业改革,可反对派却处处掣肘使得这项计划的推进变得困难重重。说完尼亚夏向那架巨型喷灌机方向噜了噜嘴巴说,这些被国家收购的土地,前几年这样的设备还能正常运转,如今因为缺乏能源而只能闲置在地里让其慢慢变成一堆废铁。
汽车行进中,一条电气化铁路时隐时现地出现在公路近旁,这同样让我惊讶。本来,非洲有铁路的国家不多。中国人最熟知的莫过于坦赞铁路了,但那不过是一条普通铁路。而眼前这条铁路两边路基上连续矗立的电杆和架在电杆上的电线清清楚楚的表明这就是一条电气化铁路。一路看来,铁路上并没有火车行驶,而且好几段铁路上的电线都已经缺失了,甚至还有几处铁路边的电杆也倒伏在路基的外侧。当汽车通过一处小镇时,我注意到小镇火车站的多条铁轨上歪七竖八地不仅停放有电气化机车、内燃机车甚至还有蒸汽机车。见我注视这些机车,尼亚夏愤愤地向我诉说原由。从他的讲述中,他将这一切同样归咎于反对派对国家改革的阻扰。按他的话说,本来总统有一整套国家经济改革方案,但因为反对派处处设卡,使得津巴布韦的经济在独立后的这些年不仅没有什么起色,甚至还在退步。原本电气化的火车,因为没有足够的电力改成了内燃机,后来因为能源短缺燃油成本过高等原因只能采用蒸汽机车,再后来连蒸汽机车也不能支撑了,这条铁路也就逐渐荒废了。
尼亚夏一边激动地诉说,一边从汽车的工具箱里摸出一张淡红色的钞票递给我。接到手里一看,真是吓我一跳。那张钞票,数字5后面整整有8个零,我数了好几遍才敢确定它的面值是5亿津巴布韦元。见我一遍一遍用手指点着一个个“零”计数,尼亚夏笑着告诉我说,他们国家曾经发行的在市面上流通的最大面值的货币是100万亿,“1”后面整整有14个“零”。不过现在国家正在实施货币改革,大面额货币已经于2009年4月退出流通,现在津巴布韦流通的货币是美元和南非“兰特”。看着我吃惊的表情,黑小伙告诉我说,通货膨胀率高得离谱才使用这样巨额面值的货币,这给并不擅长心算的非洲朋友带来了诸多不便。他母亲每次去市场买菜,因为计算器位数不够心算能力又差,只能带上笔和一个大本子手写,原本几分钟就能办完的事情,用这样的钱却要多耗费二三十分钟甚至更长时间。他还告诉我,因为数值太过巨大,津巴布韦中央银行的计算机系统曾经有过因为决算而一度瘫痪的报道。
一路上听着尼亚夏的讲述,不知不觉就到了布拉瓦约。培训地点是局方选定的,在布拉瓦约唯一一家四星级酒店里。晚饭时,我见到了六位学员,其中还有两位女学员。负责本次培训的是局方的网络部门负责人菲利普,一位留学过英国的瘦高个儿年轻人。当天晚上,他和我就培训的细节进了详细的讨论。按菲利普的意思,我们三周的培训主要内容需放在规划上面。津巴布韦之前的无线网络设备采用的主要是欧洲国家设备,规模不大。网络规划、设备安装调试到网络优化都是欧洲人一手包办,局方基本没有介入。几年前,来自中国中兴通讯的设备开始进入津巴布韦,但一直处于试验测试阶段。在试运行了一两年之后,该国通信部门认识到中国设备的性能并不比欧洲产品低,但价格却比欧美设备低不少,所以才有了大规模使用中国产品的契机。津巴布韦虽然属于高原,但大部分地域却是起伏比较和缓的高地草原,按当时网络的规模和容量,网络优化比较简单,所以菲利普告诉我说网络规划培训要用两周而网络优化只用一周就够了。
为了让学员对培训满意,更为了公司后续与局方的合同竞争不会因为培训原因而受到影响,培训第一周每个晚上我都要为后续培训准备实际案例。虽然我对2G网络的规划优化轻车熟路,但因为事关后续合同竞标而不敢掉以轻心。我向津巴布韦办事处索要了有关布拉瓦约和哈拉雷这两座城市的面积、人口、上年GDP、现有用户保有量等数据,当天晚上就在酒店客房里利用这些数据通过仿真软件做布拉瓦约的网络规划。我想通过这个城市的规划,让学员直观的感受规划流程。当我最终以三套不同数据完成布拉瓦约的模拟网络规划后,时间已是凌晨三点了。
因为准备充分,我做的第三套低容量方案和欧洲一家专门做规划的公司交给局方的方案相似度高达百分之九十三。对于这样的结果,所有学员大加赞赏,按菲利普的说法,那家欧洲规划公司的方案足足花了局方将近两百万美金。为了验证规划站点布局,我们用两天时间开车到布拉瓦约市区和郊区随机选点查验,现有基站位置和我给出的模拟规划书中在电子地图上的撒点的吻合度也超过了百分之八十。(未完待续)

免责申明:任何非官方账号发布的内容均为网友个人言论,不代表本网站观点和立场。如有问题,请与管理员联系。
支持楼主

0人支持

阅读原文 阅读 14532 回复 1
举报
全部评论
  • 默认
  • 最新
  • 楼主
  • hoshma LV1 举人
    2楼
    嗯。阅览啦。文图均甚不错哟!

7-6 04:52   来自广东
回复
你的热评
写评论
游客
发表评论
热点推荐

安装应用

免费下载深圳论坛
这是app专享内容啦!
你可以下载app,更多精彩任你挑!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
绑定手机才能继续哦!
绑定手机账号更安全哦!